在荒城祭典朗诵下体冒涌之书:LGBT地下读本

2020-06-27  阅读 604 次

在荒城祭典朗诵下体冒涌之书:LGBT地下读本 爱人取出另一本,告别四次元姿态决绝的小说家,重新定义了自传与性伤痛。但它当然不是要我阅读拉子星人的教典,而是集结畸零怪诞肉身与心灵的一群工笔雕,适合搭配骷髅头与其眼底的醇酒。《鬼的狂欢》,镜像所无法收束的象徵秩序裂痕,丛生的魍魉髮丝从光裸的蛋壳上陆续涌出,而我们当成下酒菜服用完毕。

接着,我们从彼此与大千之间的下体掏攫抓取,文字如鸟喙与指尖,释放了各种颜色的体液。其中一道解锁的液态方程式是密码,只留给愿意走下藏书地下室的那类狂热猎取者。有一段时间,诸世界疆界深重,你只能以最贵重的情意租阅那些不出售的蚀刻作品,摊放在掌心上的《圆之外》与《第三性》都是类似的畸零地,让绰号汤姆男孩的族类于月下进行蜕皮与重生。这类型的叙述总如同尚未遇见同伴的你我,孤藏于栅栏与地窖,酿只有自己能喝的酒。你告诉我,在《圆之外》的青春期乖离探险,总是隐藏着深谙世事的太古老手,即使故事主角在某个界面驰车冲出悬崖之外,也能够将这些异色的涂料再度炼出,这些由学者称为吸血鬼T婆的永恆夜族,就在我们的事件地平线之内,型塑黑洞与搅扰超新星。

当我们将柴火与千层叶岩转化为巧克力时,某个宇宙的同好掷出两本旧世代怪胎窃窃私语的爱作,《纸婚》与《夜游》。前者盛传于疫区与冷战,国族的博奕镶嵌于肉体的坏毁残墟。后者呢,秉烛踩踏于多维度的幽暗深谷与陡峭高崖,则让阅读者体会到何谓多重慾念的真实。他说,前者是是将疾病与情慾写入国族征战的物语,在国界与婚家扣连如十指连心的世代,名为「纸婚」的仪式脆薄又浑厚,而爱欲从身份流转为各色魔术反掌的诡谲变身。后者恰如浩瀚如她眼底繁星的「夜游」,则如同电力出现之前,以蒸气或火为动力,为的是寻找名分之外的悸动。你翻阅了各种荒唐美丽的夜间出游,故事坠落于巨大的骚动即将发生之前,在人们尚未二分为「同性恋」与「异性恋」之外,生命有各种自在自为的奇观。间歇的片刻,我将无名指化为刀俎,切了一盘肝脏与玫瑰的小食伴你朗诵。

那末,在所有的爱之语言当中,何者是我最为隐而不宣的启齿?烟火与流星纷纷从你的视线出走,奔赴至彩虹色泽的黑暗。我对着天地间所有的爪痕与豹尾複述,唯有跨越了「人」与「物」之间的惦念,纔是语言所堪堪能触及又无法留住的所在。在你逐渐从月圆到絃丝状的瞳孔深处,我掏出最起始也最后设的书,念出William S. Burroughs在他描述挚爱群体的文字,并且让夜色形状的这本「体内之猫」(The Cat Inside Me)吃下我无始无终的剩余。

距离彼时的许久之后,我赫然领悟,原来自己被指派为守护使的角色。我将创造且滋养某个无与伦比的生命:祂╱牠既是猫儿,亦是人儿;此外,祂更是某种尚未想像得出境的事物——「历经许多百万年,罕有无伦的交合方可能所绽放的事物。」

 

★全文刊载于联合文学杂誌389期《情热同志文学史》

读 本 推 荐在荒城祭典朗诵下体冒涌之书:LGBT地下读本

《鬼的狂欢》,邱妙津,联合文学

在荒城祭典朗诵下体冒涌之书:LGBT地下读本

《The Cat Inside》,William S. Burroughs,Penguin Books

在荒城祭典朗诵下体冒涌之书:LGBT地下读本

《裙拉裤甩》,游静,蜃楼出版

在荒城祭典朗诵下体冒涌之书:LGBT地下读本

《第三性》,郭良蕙,时报出版

在荒城祭典朗诵下体冒涌之书:LGBT地下读本

《纸婚》,陈若曦,自立晚报社文化出版

在荒城祭典朗诵下体冒涌之书:LGBT地下读本

《夜游》,马森,秀威出版

在荒城祭典朗诵下体冒涌之书:LGBT地下读本

《圆之外》,玄小佛,万盛出版

一九七一年生,天蝎座。台大外文系毕业,英国萨克斯大学英国文学硕士,香港中文大学文化研究博士,二○一○年秋季起,就任国立中兴大学「人文与社会科学研究中心」博士后研究员;现任世新大学性别研究所副教授。迄今出版多部文学创作与评论文集,获全球华人科幻小说奖、国家文化艺术基金会文学创作奖助金、台湾文学馆台湾文学翻译出版补助等。着有论述∕散文集《魔鬼笔记》、《酷异劄记》等;短篇小说集《肢解异兽》、《异端吸血鬼列传》等。中短篇小说集《银河灭》、《黑太阳赋格》,长篇小说《末日玫瑰雨》、《不见天日的向日葵》、「宇宙奥狄赛」系列六册、《混沌轮舞》。编辑室报告:如果你反对婚姻平权,就是反对自己人生永远的美丽少年——陈俊志:青春无悔着,灵魂燃烧着看到每个人的样子,彩虹就是最温暖的颜色在荒城祭典朗诵下体冒涌之书:LGBT地下读本林佑轩读《席德进书简—致庄佳村》:只盼比席德进幸福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