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愤青的洁癖(下)】如果除掉乱来的人,是不是一切就乾乾净净?

2020-06-13  阅读 944 次

【愤青的洁癖(下)】如果除掉乱来的人,是不是一切就乾乾净净?以笔为剑 是无力者的平反

他说自己在学校成天打混,念书时学的那些心理学理论,没一件用进小说设定里;平日的生活与过去在电影院担任放映师的工作经验,也只随手将某些片段拣进场景中。「人倒是有。应该说,我一直对那种表面上道貌岸然,私底下却搞些有的没有的人很反感,所以有刻意放这样的角色进去。」

成长和求学过程中见多了这些表里不一的人,虽然自己幸运、未曾深受其害,但他选择以笔为剑,让公义获得现实世界里没能得到的平反。「我可能有点愤青吧。」崑仑笑说。

崑仑的文字具有强烈的视觉,画面随着情节一幕幕闪现,好似他回到电影放映师的岗位上,在你眼前播放着由他导演的电影。身为新手创作者,有觉得自己受到哪些喜欢的作者影响吗?

「影响不确定,喜欢的话……村上春树和深雪吧。」平常多半阅读各种社会议题的书籍,例如《贫困世代》《最贫困女子:不敢开口求救的无缘地狱》,还有漫画。最喜欢藤田和日郎的《魔偶马戏团》。「最近重看浅野一二○的《晚安,布布》。」

也是服役的时候,崑仑第一次翻看这部几乎不带任何希望的漫画,「那时一个人在南澳,常常有种孤立无援的感觉,这部漫画让我愈看愈郁闷。」是不是因为心中有一块说不上的悬念被扣住,他自己也不是很确定。「但现在再看《晚安,布布》,反而很有治癒感。或许是心境上的转变吧。」

陪崑仑度过服役时的漫画《晚安,布布》,使他下意识塑造「十年」这个深沉的少年。相较于当时孤立无援的阅读感受,崑仑说现在重看反而觉得被治癒了。(崑仑提供)

 

聚焦亚泥 想除掉狗屁倒灶

《献给杀人魔的居家清洁指南》,另延伸出系列作《不能让老师发现的霸凌日记》和《收购商的装尸纪录簿》。在将其他旁支交代清楚后,崑仑动笔了新作《屠村日》,扣连太鲁阁原住民被亚泥剥夺土地的现场,写出市井小民对抗大财团的无力与愤怒。

「那些骯髒手段让我觉得,无论是好是坏,我都要把这部小说写出来。这是我们拥有的发声方式。」或许文字只是一场纸上争战,不见得有实际效益,但若能让多一些人听见这些微弱的声音,谁说未来没有翻转的机会?

「可能这和十年猎杀杰克会也有点像吧,不知道和我自己的洁癖有没有关係──就是看不惯这些有的没有狗屁倒灶的鸟事。如果能除掉这些乱来的人,一切就乾乾净净了。」

上一篇:
下一篇: